濠庭都會業主組織的歷史



  業主可能不知,當購買濠庭都會的單位(不論住宅單位、舖位、車位等)同時,名下物業除本身的個人單位外,亦已購買濠庭都會公用部份及設施,與其他業主一同擁有,例如:電梯大堂、走廊、外牆、地基、供電及供水系統、升降機等。為確保有關設施能保持良好運作,業主應對有關公用部份及設施保養作出維護,避免危以他人及造成滋擾,否則須共同或個別承擔民事責任,若不幸造成第三者人命傷亡,更須承擔巨額賠償。

  另外,管理質素直接影響樓宇價值,若無業主監督管理實體服務質素,付出高管理費但服務質素欠佳,管理費收支又欠透明度,則會造成物非所值,致業主遭受損失。因此,為維護業主權益,防患未然,多名熱心業主開始著手研究籌組成立業主組織的可能性。


濠庭都會業主聯誼會時期

  於二○○八年七月,由曹安石及鄧思平等業主,組成「濠庭都會業主聯誼會」,希望就管理及樓宇質素問題進行磋商,每月舉行例會,然管理實體提出條件,就是所有聯誼會張貼的文件,均須經其審閱,而一些根本問題,例如管理費的調整、公開財務及審計報告、樓宇保養、保安及清潔服務質素提升問題,無法透過聯誼會的機制解決,令業主對聯誼會純為聯誼的機構感到失望。

  濠庭都會業主聯誼會由曹安石任主席,共召開了十八次會議,出席的業主雖然不多,可是當年跟進的問題卻有不少。


濠庭都會業主大會籌備委員會時期

  於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九十條規定,通過設立「濠庭都會業主大會籌備委員會」以取代聯誼會,為召開首次業主大會及設立管理機關作好準備,當時管業經理邱秀麗更擔任了兩次會議的秘書。

  籌備委員會直屬業主大會(即法律上稱為分層建築物所有人大會),由濠庭都會業主自然組成,所有業主皆為當然委員,並由曹安石擔任主席、馮家亮任秘書、許榮鴻任司庫,每次會議皆由出席業主投票決定。

  雖然籌委會曾多次要求發展商及管理實體履行《民法典》第一千三百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召開首次大會,並就樓宇質量及管理問題要求與發展商前來與業主磋商,甚至透過房屋局舉行四方會議商議,可是管理實體除了只選擇性地公布數月之財務報表之外,其餘要求皆不得要領。因此籌委會於二○一○年九月九日,決議以分層建築物總值十分之一的業主組成籌備委員會名義,於十一月十二日及十三日召開分層建築物所有人大會第一次特別會議,選出聯合管理機關及分層建築物子部份管理機關據位人,任期兩年,並於十二月二十三日向初級法院提起「任命分層建築物管理機關據位人」案,此舉避免日後發生不必要的爭議,有關決議亦已依法通知各業主,而檢察院亦將會參與有關非訟程序。

  由於出席籌備委員會的業主眾多,所以會議由原來每月舉行改為每兩月舉行一次,共召開了五次會議,參與的業主每次皆超過三百戶,會上曾要求管理實體改善服務質素、定時公布收支表、調整管理費、加強資訊透明度及召開大會外,還要求發展商按照合同規定改善大堂設施,以符合國際級酒店標準,而管理實體負責人曾表示發展商願意支付三分之二的大堂改善費用,然有關建議須有待業主大會通過。

  因管理實體不願在濠庭都會網站的基礎上增加業主專頁,故籌備委員會於七月十五日通過設立管理組織網頁,以提升業主資訊的透明度。  


濠庭都會臨時管理委員會時期

  由二○一一年一月一日,根據十一月十二日及十三日分層建築物所有人大會第一次特別會議所作之決議,在法官作出任命前,由濠庭都會聯合管理委員會十五名業主委員組成「臨時管理委員會」,臨時代理聯合管理委員會及子部份管理委員會的職能,對濠庭都會行使臨時管理權,運作至六月三十日,期間共召開了五次會議。



濠庭都會聯合管理委員會時期

  鑒於初級法院法官的判決認定於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濠庭都會分層建築物所有人大會第一次特別會議所作之決議已任命聯合管理機關及分層建築物子部分管理機關之據位人,法院無須介入。因此,委員會明正言順地行使《民法典》第一千三百五十七條所賦予之權限,對屋苑行使管理權及監督權,保障及維護業主權益。因此,根據七月二十八日臨管會所作之決議,由二○一一年七月一日起,「臨時管理委員會」正名為「聯合管理委員會」,正式對濠庭都會行使管理權。


   由於曹安石要求退任主席,委員會決定由副主席許榮鴻代理主席一職,直至下次的所有人大會召開為止。 

 
 
 
 
 

 © 版權所有,濠庭都會聯合管理委員會 2011